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官论坛 -> 审判实务

凯迪日耶·艾散等与浙商世贸商业管理中心有限公司等公共场所管理人责任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8-07-20 17:57:31


 

关 键 词

安全保障义务   合理限度范围  

裁判要点

从事娱乐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受害人有重大过失的,应当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六条。

基本案情

原告凯迪日耶·艾散、热伊赛·艾散、热孜艳木·依明江、怕提古力·买买提诉称:2017729日,死者艾散·喀德尔在被告浙商世贸公司、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经营管理的浙商世贸中心水上乐园游泳时,因被告游泳设施不安全及未做好安全保障工作等原因受伤,并于201782日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后原告与被告就赔偿事宜协商未果,为此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850051.6元[其中包括医疗检查费4516元,死亡赔偿金569268.6元(28463.43/年×20年),丧葬费32315元,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4248元(177/天×24天),住院伙食补助费360元(120/天×3天),凯迪日耶·艾散、热伊赛·艾散的抚养费217344元,精神损害赔偿金20000元,交通费2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浙商世贸公司辩称,我公司作为案涉游泳池的管理人,在经营期间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而且从中并未获利。艾散·喀德尔在游泳池受伤是因为违反安全提示在泳池跳水,损害后果系其自身过错造成。根据医疗机构的说明,艾散·喀德尔受伤后在转院过程中随时可能导致病情较重或猝死,最终艾散·喀德尔的亲属还是选择了转院,故其死亡与我公司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另,我公司在被告人寿财险库车支公司投保了公众责任保险及附加游泳池责任保险,即使我公司承担责任,也应由保险公司按照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辩称,我公司同被告浙商世贸公司答辩意见一致,另,由于我公司不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故在本案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人寿财险库车支公司辩称,我公司与原告不存在保险合同关系,且本案并非道路交通事故,故原告直接起诉我公司无法律依据;同时,根据公众责任保险附加游泳池责任保险条款约定,游泳者在游泳池内嬉水造成的意外伤亡属责任免赔情形,该免责条款我公司已向投保人履行提示、告知义务。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729日,艾散·喀德尔在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经营管理的浙商世贸中心水上乐园玩耍时,从室外支架游泳池中的充气拱桥上,以头朝下的姿势跳入水深1.06米的泳池,致使头部撞击到泳池池底受伤。通过录制的监控视频可见,艾散·喀德尔在视频一开始就坐在充气拱桥上方;在视频152秒时,艾散·喀德尔从坐姿变为蹲姿,并作势跳水;在视频156秒时,艾散·喀德尔头朝下从充气拱桥跳下;在视频159秒时,艾散·喀德尔以背朝上、头朝下的姿态浮出水面;在视频209秒时,艾散·喀德尔被泳池中其他玩耍人员从水中拉起,并开始往泳池边缘拖拽;在视频223秒时,穿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出现在监控可视范围内的泳池中接应艾散·喀德尔。上述过程中,监控视频内的监视员一直低头坐在泳池旁的监视台上无任何反应。

艾散·喀德尔被拖出泳池后,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的救护人员对艾散·喀德尔头部流血部位进行了紧急包扎,之后该公司又派车将艾散·喀德尔送往库车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库车县人民医院诊断结论为“1.心肺复苏术后呼吸及循环衰竭、Ⅱ型呼吸衰竭,酸碱平衡紊乱、呼吸性酸中毒。2.重度颅脑损伤,脑出血?3.颈椎损伤?4.失血性休克?5.头皮裂伤”。201781日,艾散·喀德尔亲属因其丧失意识3天,在无转院医嘱情形下通过救护车将其送往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救治,该院诊断结论为“1.头部外伤;2.重度颅脑损伤;3.脑疝;4.蛛网膜下腔出血;5.脑水肿;6.颈椎骨折;7.肺部感染”,治疗建议为“患者转运过程中随时有病情较重、猝死,抢救无效死亡可能,告知患者及亲属目前病情,患者及亲属已知情。急诊留观病历给患者并签字确认。患者随时可能心跳骤停死亡,搬运过程需由120转车进行。搬运过程中需保持呼吸机辅助呼吸”。此后,艾散·喀德尔在当天即死亡。上述治疗过程中,艾散·喀德尔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支出门诊费4516元。201782日,经库车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委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进行尸体检验,艾散·喀德尔的死亡原因系外力作用致头部闭合性损伤。

另查明,死者艾散·喀德尔系非农业户口,出生于199141日;原告凯迪日耶·艾散系艾散·喀德尔的长女,出生于20151019日;原告热伊赛·艾散系艾散·喀德尔的次女,出生于2017122日;原告热孜艳木·依明江系艾散·喀德尔的妻子,原告怕提古力·买买提系艾散·喀德尔的母亲;被告浙商世贸 库车分公司在营业执照中登记的经营范围包括“水上乐园服务”;浙商世贸中心水上乐园支架泳池中的充气拱桥是水滑梯,主要供游客滑行,该支架泳池在内壁有水深刻度,游客可以看到实际水深;监控视频中将艾散·喀德尔从水中拉起的是艾散·喀德尔的邻居买买提·库尔班,其当天进入浙商世贸中心水上乐园玩耍使用的是免费游泳券;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在被告人寿财险库车支公司投保了每人人身伤亡赔偿限额为500000元的公众责任保险及每人责任限额为200000元的附加游泳池责任保险,其中附加游泳池责任险在保险条款第二条责任免除部分以加黑字体约定“下列费用、损失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一)游泳者在泳池内因互相打闹、嬉水造成意外伤亡;……”;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在管理浙商世贸中心水上乐园期间,在支架泳池外壁张贴了A4纸打印的“请勿跳水、注意安全”维汉双语警示标语,充气拱桥侧面也张贴了禁止跳水的警示标语。

裁判结果

库车县人民法院于二○一八年六月七日作出(2018)新2923民初455号民事判决,判决:一、被告浙商世贸商业管理中心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凯迪日耶·艾散、热伊赛·艾散、热孜艳木·依明江、怕提古力·买买提赔偿医疗检查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交通费共计122363元;向原告凯迪日耶·艾散、热伊赛·艾散赔偿抚养费43469元。二项合计165832元。二、驳回原告凯迪日耶·艾散、热伊赛·艾散、热孜艳木·依明江、怕提古力·买买提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死者艾散·喀德尔系在泳池跳水受伤,其在受伤后虽然在没有医嘱的情形下进行了转院治疗,但此过程中的搬运方式符合医疗机构的建议,其之所以死亡是因为头部闭合性损伤导致,故其死亡与跳水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被告人寿财险库车支公司与艾散·喀德尔之间不具有保险合同关系,本案亦不是道路交通事故,原告直接起诉人寿财险库车支公司,无法律依据,故对原告要求人寿财险库车支公司在本案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此部分涉及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与人寿财险库车支公司之间的保险合同纠纷,系另一法律关系,二名被告可待本案处理完毕后另行解决。除此之外,原告与被告浙商世贸公司、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之间的争议焦点主要有两点:一是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作为泳池管理者是否存在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二是死者艾散·喀德尔自身是否存在过错。

关于焦点一。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经营的泳池是室外支架游泳池,其在室外硬化地面直接进行摆放,并没有违反法定标准或行业标准。原告诉称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未在泳池池底设置缓冲设施,导致泳池设备存在安全隐患的意见,无法律依据及相关行业标准,故不予采纳。根据事故发生的经过,可证实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在管理泳池期间配备了救护人员、设立了监视台并配备了专人值勤,事故发生后也及时履行了救助义务(紧急包扎、送往急救),但其在履行安全保障义务时仍存在以下二点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一是警示标志外观不规范、不符合使用要求。根据《安全标志及其使用导则》(GB2894-2008)的规定,禁止标志的基本形式是带斜杠的圆边框图形标志,使用时应当设在所涉及的相应危险地点或设备(部件)附近的醒目处,并使大家看见后,有足够的时间来注意标志表示的内容,该文件前言部分亦明确表述“本标准的全部技术内容为强制性”。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在泳池设置的禁止标志是A4纸打印的文字标示,不符合禁止标示的外观要求;已设置的禁止标示一个在泳池外壁,在泳池内的人根本无法看到,一个在晃动的充气拱桥侧面,在充气拱桥上的人也无法看到。故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虽然在形式上设置了警示标示,但实质并未起到应有的警示作用。二是监视台及其他监管人员未及时制止游客的危险行为,存在失职情形。根据《游乐园(场)安全和服务质量》(GB/T16767)规定,游乐园(场)在游乐过程中,应密切注视游客安全状态,适时提醒游客注意安全事项,及时纠正游客不符合安全要求的行为举止,排除安全隐患。死者艾散·喀德尔蹲在充气拱桥做跳水准备的时间有4秒,在此期间没有任何管理人员制止其跳水行为;在其跳水后以非正常姿态浮出水面24秒后,泳池管理人员才出现在泳池中救助伤者;通过监控视频更可看到监视台值勤人员视野良好,完全可以看到充气拱桥附近游客的举止及状态,但其在己方救助工作人员进入泳池接应伤者之前,一直低头坐在监视台无任何反应。上述事实足以证实,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未尽到密切注意及及时纠正义务。除此之外,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在本案亦未提交泳池管理员及监视员是否持有专业上岗证的证据。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作为泳池管理人,存在以上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且该行为与死者跳水重伤致死有因果关系,故其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当的赔偿责任。

关于焦点二。死者艾散·喀德尔事发时已年满十八周岁,而且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根据查明的事实,艾散·喀德尔在跳水前一直坐在充气拱桥,该事实证明其不是刚到泳池,对于泳池的基本情况其应当有所了解,其中包括水池深度及水池底部不具有缓冲设施。艾散·喀德尔作为一个正常的理性人,在水滑梯拱桥,而非跳水跳台,对于从高处以头朝下方式跳入水深1.06米泳池的违规性及危险性应当是明知的(从其蹲着跳水可体现这一点)。艾散·喀德尔在已经预见到危险的情况下,最终从充气拱桥跳下导致受伤,其行为系疏忽大意及过于自信导致,自身明显存在过失,故其亦应根据自身过错承担相应的损失。

根据上述分析,艾散·喀德尔死亡的原因既包括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也包括艾散·喀德尔自身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两者的安全义务指向的安全知识一致,即不得从高处以头朝下方式跳入浅水泳池。从该内容可知,此项安全知识系安全常识,其中存在的危险是暴露的危险,而非隐藏的危险。具体到本案,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与艾散·喀德尔对于泳池深度及泳池底部无缓冲设施是明知的,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有关禁止跳水的提示、密切注意、及时制止义务,只是对安全常识的一种辅助性的重复提醒,即使相关义务未履行到位,艾散·喀德尔作为一名智力正常的成年人也应当预见到该危险,并控制自己不做违反安全常识的危险行为,但艾散·喀德尔最终还是做出了该行为。故根据艾散·喀德尔违反的具体安全内容,其应当对相应损害后果承担主要责任;艾散·喀德尔受伤死亡虽系其违反安全常识导致,但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作为危险源的制造者和管理者,未尽到合理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是客观事实,艾散·喀德尔作出违反安全常识的行为,一定程度上也是基于对泳池管理人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信赖利益所导致,故其应对艾散·喀德尔的损害后果承担次要责任。根据浙商世贸中心水上乐园的开放程度(凭券入场)及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在事故发生后积极履行了救治义务,且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艾散·喀德尔在浙商世贸中心水上乐园游玩使用的是付费券,故酌情确定被告浙商世贸库车分公司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承担20%的赔偿责任,因其不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故其赔偿责任由被告浙商世贸公司承担;其余80%由原告自行承担。

文章出处:库车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您是第 5748594 位访客

Copyright© 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新ICP备160018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