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官论坛 -> 审判实务

程乾诉刘静静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8-09-23 18:01:41


关 键 词   情势变更  解除合同

 

裁判要点 

原、被告双方均无违约的故意及过失,因情势变更,若继续履行合同,则要求原告有较大的经济投入,导致其利益损失较大,原告有选择是否继续投入的权利,即变更或解除合同的权利。原告选择解除合同,应当予以支持。

 

相关法条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基本案情

原告程乾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解除原告程乾与被告刘静静之间签订的《土地转让协议》;2、请求判令被告刘静静返还原告程乾预付的200000元土地转让费;3、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刘静静承担原告程乾为此购买农资开支产生的费用102400元;4、由被告刘静静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7310日,被告刘静静将其位于库车县塔里木乡朗喀村300亩土地,以400000元转让给了原告程乾,并预收了原告程乾的200000元土地转让费,剩余转让费,由被告刘静静负责将合同变更至原告程乾名下再由原告程乾陆续付清,但由于村委会不同意转让,导致原告程乾无法耕种。故原告程乾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

被告刘静静辩称,原、被告签订的合同因原告程乾违约而解除,请求法庭驳回原告程乾的诉讼请求,我方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所有的合同义务,原告程乾单方面违约导致合同解除,已付款我方不予退还。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310日,原、被告签订了一份《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合同约定,被告刘静静将其位于库车县塔里木乡朗喀村300亩土地的使用权转让给原告程乾,土地转让费为400000元,土地转让费由原告程乾向被告刘静静分三次付清,第一次付款于本协议签订之日支付200000元;第二次付款于被告刘静静将合同更名为原告程乾名下后即日支付150000元,如不能按期付款,每逾期一天,按应付款的万分之十支付违约金,逾期一个月解除合同,被告刘静静有权收回土地,已付款不退还;第三次付款于201751日前一次性付清余款50000元,如不能按期付款,每日给付被告刘静静500元的滞纳金,逾期一个月解除合同,被告刘静静有权收回土地,已付款不退还;地里现有的房屋设施、滴灌、井、电、被褥、床板等一切设备同时归原告程乾所有;协议自双方签字即生效,如原、被告任何一方违反协议,按本协议转让费的50%赔偿给对方。即,如果被告刘静静违约,既要返还原告程乾已付款和由此产生的相关费用,又要赔偿转让费总价款的50%200000元的违约金;如原告程乾违约,被告刘静静则不返还原告程乾已付款,且不承担原告程乾的任何损失和产生的相关费用。协议签字生效后第一次付款完毕,原告程乾即有权进行耕种。

协议签订后的当天,被告刘静静向原告程乾支付了200000, 被告刘静静向原告程乾出具了一份《收条》,称收到原告程乾的购土地款200000元。

2017322日,原告程乾拿到了地头房屋的钥匙,之后其带人去地里时,由于地头房屋不具备“十必备”安全措施,乡综治办不允许原告程乾等人居住在涉案土地周边的房屋,原告程乾因此没有进行种植。涉案土地周围无住家户,距离本村村委会和乡政府均为20公里左右。

原告程乾于201746日以发手机短信的方式告知被告刘静静要解除合同,被告刘静静未答复。

被告刘静静在与原告程乾签订上述《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后,双方向库车县塔里木乡栏卡村(音译,与郎喀村是同一个村)委员会负责人村支部书记表明了双方之间土地经营权的合意,该村委会通过本乡政府向库车县林业局申请认定,库车县林业局于2017329日向塔里木乡人民政府出具了《认定意见》;该村委会于201745日出具了一份《决议书》,《决议书》向该乡乡政府表明村委会同意被告刘静静将涉案土地转让给原告程乾,请塔里木乡政府批准。201745日,塔里木乡农村合同管理委员会向库车县农村合同管理委员会递交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办理申请书》,库车县农村合同管理委员会负责人加盖了库车县农村合同管理委员会的公章。

2017410日,被告刘静静从库车县农村合同管理委员会领取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农村集体机动地承包合同》,签订该合同的双方应为栏卡村委会和原告程乾。栏卡村村委会负责人村支部书记已在合同上签署了姓名,原告程乾未签名。

另查明,栏卡村土地流转的程序是同意土地流转的双方协商一致,一方向另一方支付土地使用权转让费,然后由接受土地的一方与村委会经上述程序后签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农村集体机动地承包合同》,向村委会交纳土地承包费。本案涉案土地的使用权先是由栏卡村村民玉山·阿山转让给被告刘静静,被告刘静静向玉山·阿山支付了转让费,栏卡村委会经上述程序与被告刘静静签订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农村集体机动地承包合同》(承包期限自201411日至20281231日止),同时与玉山·阿山解除了合同。被告刘静静与原告程乾之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也是按照上述程序办理的。

近几年,本地区当前维稳形势要求,在种植土地周边居住的散户,住房要建造安全防范的设施,2017312日,库车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下达文件,要求偏远散户住房要建造安全防范的“十必备”设施(即建造围墙,安装防盗门、防盗窗、监控摄像头、“一键式”报警装置、照明,配备大头棒、灭火器等防卫工具),否则不允许居住。

裁判结果

库车县人民法院于2017930日作出(2017)新2923民初1085号民事判决:一、解除原告程乾与被告刘静静之间签订的《土地转让协议》;二、被告刘静静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程乾返还土地转让费170000;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被告刘静静提出上诉。阿克苏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124日作出(2017)新29民终1540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判决后,被告刘静静提出申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912日作出作出(2018)新民申1058号民事裁定:驳回刘静静的再审申请。

 

裁判理由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原、被告之间的合同是否解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本案中,原、被告签订合同,约定了各自的权利义务。合同签订之后,库车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因当地维稳形势颁布文件,要求在种植土地的周边居住散户对住房要建造安全防范的“十必备”设施,即建造围墙,安装防盗门窗等,否则不允许居住。本案涉案土地周边给种植人员居住的房屋没有“十必备”设施而不被允许居住,且与乡政府及村委会距离均在20公里左右,土地种植人员居住于乡政府或村委会,每天往返于乡政府或村委会与土地所在地之间进行种植土地也不符合便捷、利益最大化的趋利规律。当时已到春耕春播季节,无法解决种地人的住宿问题即无法在涉案土地上进行耕种,合同也无法继续履行,原告签订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土地周边给种植人员居住的房屋必须配备“十必备”设施的文件颁布,是原、被告所不能预见,这是本案的情势变更情形。若情势变更情形发生后继续履行合同,原告将加大经济投入,导致其利益损失较大,原告有选择是否继续投入的权利,即变更或解除合同的权利。原告选择解除合同,被告答辩也同意解除合同,故法院判决解除合同并无不当。

由于当年无法春耕春播,既未种植,就无收成,也给被告造成损失,法院本着公平原则,按照市场土地承包价格200//年,计算涉案土地300亩的承包费损失为6万元,由原、被告各负担一半的损失即3万元,从原告所交纳的转让费中扣除上述损失后,将剩余转让费判决被告向原告返还,比较妥当。

 

库车县人民法院审监庭张桂茹

2018年9

 

文章出处:库车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您是第 5748497 位访客

Copyright© 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新ICP备16001863号-2